<small id="j8did"><pre id="j8did"></pre></small>
  1. 
    
  2. <tt id="j8did"><bdo id="j8did"></bdo></tt>

    一个公司经理利用解说中饱私囊的故事

    2021-03-18 10:33作者:5eplay来源:5eplay

      本篇文章由Dexerto记者Richard Lewis撰写,特别鸣谢Darion“Pr0nogo”Paone提供的额外素材。

      序言

      谁不想成为一名电子竞技评论员呢?它不仅仅代表你已经投身电竞事业,获得了工作机会,而且成为优秀的评论员、解说会让你成为名人,成为仅次于选手的家喻户晓的明星。也许还有机会周游世界,面对着成千上万的观众慷慨陈词,为粉丝签名,接受媒体采访,每次露面都可以赚到不错的薪水。因为网络时代和电子竞技社区的特性,即使看起来很遥远,但也让人们觉得可以实现。你屏幕中出现的那些大解说们曾经和你一样,只不过是一个有梦想的榆木脑袋罢了。为什么自己不去尝试一下呢?

      到目前为止,职业选手面对到的“职业”陷阱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人们大力推动建立选手工会,利用职业哥的影响力换取行业内更好的工作环境、薪资条件。人们却很少讨论解说面临的问题,仔细想想职业选手与解说都是由相同的人群组成,他们都是年轻、容易受外界影响的年轻人,都有着一个小众的兴趣,并渴望把爱好转变为职业。然后一些利用什么“曝光、高利润”的鬼话骗这些年轻人用爱发电的行为在整个行业已经兴起,不过还好,大多数人都没有受到影响。

      一般的电竞粉丝不会多想摆在他们面前的内容,就像你不会在意已经吃下去的炸鸡块一样。让观众们观看一场规模较小的比赛时,把这些比赛与一些大型赛事相比较是很自然的。虽然这种小比赛的播出团队的OB可能只是一个人,再加上一个随时随地只要说话就会被弹幕狂喷的解说而已,人们不会关心,当然解说也只是想试图锻炼自己的技能,即使领着近乎为零的报酬。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因为这是一个很容易填补的空白区域,小透明解说想要得到被关注的机会,所以他们缺乏推动获得更高报酬的动力。而只要比赛大部分时间按时进行,观众数量达到预期,那赞助商就不会在乎,赞助商不在乎,那主办方也就不在乎了。这些比赛对于那些有抱负的小解说来说只是一场又一场没完没了的面试而已,你做的好的唯一奖励就是下次面试可能还有你。

      Snow Sweet Snow的解说工资闹剧

      不过这段时间里,这个话题进入了CSGO观众的谈论范畴,一场Snow Sweet Snow的比赛闹出的破事受到了社区玩家们的关注。甜蜜之雪吸引了一些不错的队伍参加比赛,号称奖金10万美元,在EPL开赛期间依旧获得了不错的观众。不过在ELO Heaven的节目中,Pr0nogo透露,他看了本届比赛的解说合同,BO1的解说工资仅有12.5欧元,BO3为35欧元。一场CSGO的BO3包括地图中间的暂停休息,如果队伍打满3图,游戏花费时间大概在4个小时,更不用说因为技术问题延长的必死啊。简而言之,不论是按照行业标准,还是普世大众的一般工资标准,这些报酬都低的离谱。更不用说你还是一个有能力提供10万美元奖金的赛事,能提供这么高的奖金就应该也给予播出人员足够的补偿。

      奖金池的大小和队伍的地位与解说薪酬之间的矛盾引发了社区一场关于奖金是否公平的讨论。在一些人看来,这些解说能够通过“爱好”来获得报酬已经很幸运了。许多人也给出了他们国家的平均时薪,并以此为据说他们辛苦一天解说挣得比他们随便找个班上要少得多。也有人说,这么比较不公平,你不能拿当解说和去工地搬砖比,不过不管怎么讨论,人们的共识是:在此类比赛带来的创收背景下,这个工资都低的有些尴尬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让大家目瞪口呆,直接让这个讨论变成了对丑闻的批判。比赛的数据合作伙伴GRID Esports的人才经理Kieran Cullinan在解说的Discord频道威胁解说们:“对于在本集团之外共享SSS(Snow Sweet Snow)解说费的任何人,我建议你阅读和我们签署的合同6.1.条,标题为保密数据保护。如果我再听到任何有关此事的消息,我将立刻解雇你。”

      这个威胁很快被曝光,你给自由工作者低工资是一回事,但是你用法律诉讼的暗示来威胁这些打工人就又是一码事了。这对Snow Sweet Snow的品牌本身就造成了影响。而且你这么做的动机也是完全透明的:如果解说们讨论这可怜的低工资,赞助商就会跑来追问‘我赞助你的钱都发到哪去了?’说白了,就还是怕进了自己口袋的好处变少。

      Huthaifa Khan是一名软件顾问,他的职业还包括帮助客户准备合同,对于此事他在推特上说:“我看了这些解说签署的合同,他们的工作是根据德国的法律进行的,所以主办方没有资格剥夺公认讨论自己薪酬的权利。”同时他补充道Cullinan提到的条款甚至没有提到必须保密薪酬。

      GRID的运营主管Radko Dimitov赶紧发了一封内部邮件来平息这些解说们的不安:

      “你好,解说团队,对于我们的人才经理在3月9日晚上发出的关于禁止你们之间讨论工资和报酬的信息,我们表示歉意。这是不正确的,不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向你们所有人陈述。

      我们还想承认,Kieran当时做出这种行为可能是因为他那边所承受的压力,尽管我们说了这点但不表示这能成为他如此交流的借口。明确地说,你们可以自由讨论你们的薪酬,这不会对你们目前的工作环境和就业造成任何风险,Keiran所提到的条款合同并不以任何方式禁止你们讨论此事。

      如果有任何问题或对此事有什么想法,我们非常开放地与你们接触,我们再次真诚地为这可能给您带来的任何困扰道歉。”

      相关人士告诉记者,Cullinan将“不再从事人才招聘工作”,但是他将继续为GRID Esports工作。

      电子竞技圈的无耻之徒

      废话不多说,Kieran Cullinan就代表了某些经典的电子竞技爱好者,屁成就没有,但是却有着完全没有根据的自负。在他工作生涯的早期,我们会详细描述并列一份清单,列出了那些缺乏想象力的人能够想到的每一种微不足道的欺诈行为。因此,看到一个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为了不让他的雇主脸红而四处宣扬他的根本不存在的影响力也就不足为奇了。他的整个电子竞技生涯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权利幻想,一个任何有一点经验的人都能够很容易地戳穿他的谎言。他是一个小人,但是电子竞技教会了我,在这些小人用小小地权利犯错之前最好早点把他揪出来。

      在被GRID Esports聘用之前,Cullinan本身是一个有抱负的解说,但是他能够骗过其他的解说,让他们觉得Cullinan可以为他们做经纪人。他创建了一个未注册的经纪公司和赛事组织,最多也就是一个Discord频道,叫漩涡娱乐(Vortex Entertainment)。在这个频道,他会招募解说,然后向电子竞技领域的其他赛事组织者提供解说服务,同时包括他自己。他会为解说谈工资,然后从他们每个人的费用中扣去一部分进入自己的口袋。通常在10欧元左右,作为一名经纪人,听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这公平吗?也许吧。不过真正的经纪人会把他们谈判的结果告诉自己负责的解说,并清楚表明自己为他们争取到了什么酬劳,什么待遇。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解说无意间发现了他们“失踪的报酬”,原因是有人发给他主办方与Cullinan的聊天记录:“我看到一个截图,里面的聊天说Cullinan扣除了解说工资中的10欧元,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说过这个事,他还坚持我直接给他本人开发票,而不是我们为之代言的公司。”

      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Cullinan直接向他接触过的公司收取费用的发票证据和聊天记录。

      有时候钱就会因为你无缘无故的“无能”消失了,受次影响的是另外一位解说Benjamin“Protalis”Hodge-McKenna,在为Cullinan“打工”的那段时间,他除了消极的经历之外什么都没有,并且给我们看了收据。

      “你可以看到,开始每个系列赛他给我60欧,然后在我提交发票两天后决定把我的价格降到了50欧,这让我看起来像是在向Relog Media多收钱。我只能接受减薪到每个BO3只拿50欧,否则我就没有工资了。他(Cullinan)甚至没有道歉,只是说了句‘我的我的’。”

      即使许多解说发现了Cullinan的“脏手”,许多人也只是耸耸肩接受了,他们必须这么做,这是故意的。Cullinan会寻找那些圈子里不出名的小解说,他们渴望获得有报酬的解说工作,Cullinan也知道这些人更容易操控以便他吸血。当把这些解说拉入圈子,他保证会给这些解说“高薪水,有成就感”的工作,说他已经联系Liquidpedia,可以建立一个专门记录解说的资料库,让他们获得更多的工作邀请。

    Protalis没少受Cullinan欺诈Protalis没少受Cullinan欺诈

      他招聘解说时会给他们画这样的饼:“我看过你的解说,确实有点东西,我想给你一个更好的工作机会,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工资是怎么样的,但是我们会提供10-15美元一张地图的解说费,帮你运营自己的形象,在ESEA MDL投放广告,Liquidpedia与我们也有联系,我们正在推进Liquidpeida的解说员页面事宜。”

      当被问到这种关系,Liquidpedia的一位代表毫不含糊地予以否认:“Liquidpedia不是一个营销平台,编辑们不会考虑知名度因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另外一个关于Cullinan的骗局也是典中典。一些比赛组织者会向公众提供GOTV ip,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它们,这也是解说们获得可观收入的好方法,因为如果他们和Twitch合作,它们就可以接广告或者吸引订阅和打赏。Cullinan会提供小的微不足道的费用给解说,然后告诉他们如果在他的频道上播会吸引更多的观众,然后Cullinan把所有的广告费归为自己所有。Hodge-McKenna对此也有阐述。

      “他会让人去找所有公开GOTV的比赛,然后在他的公司频道Vortex上播,他会付给解说5美元,然后从广告中获得更多的收入。此外,该频道当时还有一个赞助商,他根本没有增加支出。”

      这是一个持续多年的骗局,在2017年,我个人负责揭露和终止一个自称为CSGO Matches的“公司”的类似行为,他们甚至威胁其他解说不许使用开放的GOTV IP。毫无疑问,Cullinan曾与CSGO Matches的幕后主使有过一段时间的联系,在电子竞技中出现这样的事情是循环往复的,因为通常没有人会停留足够长的时间来记住这些破事。

      贪婪和无能不能带来好的结果,因此Cullinan和他的“公司”最终被ESEA取消了合作许可,禁止他们再播ESEA Premier的比赛。

      梦想不是用爱发电

      现在很多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会把那些解说的行为归为天真,或者说你觉得那些解说就是单纯的蠢。对此我想简单补充一点,Cullinan在选择他的目标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傻子,几乎所有为他工作的解说,在某种程度上都很脆弱。即使是现在,在他的电竞生涯即将结束的情况下,我们采访的很多人都担心说出真相后被报复,他们觉得母公司未来可能不会雇佣他们。在疫情对全球经济产生深远影响的情况下,现在任何一分带薪工作对人们来说都很关键。对于那些能够解说Snow Sweet Snow的人来说,即使工资很低也是一笔收入。

      “解说一些随机的比赛,这就是我今年唯一的工作,我需要支付我的账单、支付我的保险、还我的车贷、支付所有生活必须的费用。”

      另一位解说也说:“我之所以被选中解说,主要是因为我不会抱怨收视率,而不是因为我有潜力成为一名优秀的解说,这让我很难过。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一个信号,表明我在行业中取得了进展,开始接受适当的签约工作。”

    这种小比赛确实是一些透明解说的“生路”这种小比赛确实是一些透明解说的“生路”

      一个Kieran Cullinan被制裁了,剩下的Kieran Cullinan呢?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Cullinan一直在试图掩盖自己的行径。他的Discord频道已经删除。GRID意识到人们正在讨论他们人才经理的做法,正在等待进一步的后果。

      我不抱任何幻想,Cullinan可能会被当做牺牲品,而让他这样运作的公司不会受到太多指责。在我们的业务中,有太多的公司想这样做。这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一个流氓雇员的越界行为。不过我们曝光这种权力滥用的行为是有必要的,在我的经验中,就是有这样的人没有被人揪出来,借着权力滥用一步步往上爬。

      目前,往好处想。Relog的CEO——Marko“Baja”Jovanovi?已经面向解说们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承诺就所有涉及的支付费用进行新的谈判。任何新商定的数额将追溯至3月11日进行差额的补偿。他们还承诺更加公开透明地提高他们接触比赛的水平。让我们继续走着瞧吧。

      这是一个关于电子竞技的警示故事,希望所有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怀抱理想的人们擦干净自己的眼睛,在你积极努力为自己想要的事业奋斗的同时警惕这些骗子,如果你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那么你只会成为他们的垫脚石。

    官方微信

    网上冲浪记事官方微信

    无遮挡又色又黄的免费视频,六月婷婷久香在线视频,日韩女性性开放视频,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 网站地图